栏目导航

香港2018正版挂牌全编

 

【豌豆的笔】看书的人
发表时间:2019-06-09
2017-06-28         

  我做毕设刚进入实验室时,常常为师兄师姐之间的玩笑话咋舌。久了就知道,朝八晚十的科研生活是无趣的,而从无趣中发掘乐趣才让人不至于被乏味的生活麻木凋零。逛书店看书对高中时的我来说,就是这样的有效方式。时至今日当我再回忆起高中生涯,我仿佛还能拥有当时那般年轻又无畏惧的心,仿佛还能用那样戏谑的口吻诉说起曾经而不露怀念。

  想起以前高中,我是一个多么喜欢书的人啊。有空的时候,总是和刘丹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坐419路去解放碑的新华书店,有的时候也坐429或者207去杨家坪的新华书店书店。我们可以各自在不同的书区呆一上午或者一个下午,快离开了再打电话叫着对方回去。

  解放碑的新华书店哪个角落是放的什么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一楼进去柜子上放着一摞摞的全是畅销书,再往里面走开头是青春小说郭敬明饶雪漫之类,后面中部的书架上是外国文学,靠墙壁的有古代名著以及散文。一楼最里面是卖杂志的。每一期的《萌芽》我都会买,有时候也会买《伊周》看着玩。二楼三楼不是卖电子产品就是配眼镜的,还有一些课外班在那儿上课。四楼全是教辅资料,我们去得少之又少。

  我最喜欢外国文学那片,书架与书架之间窄窄的过道里很多人随意的坐在地上看着书——他们席地而坐,腿平放在过道上,将过道也挡住了,但他们根本不在意,经过的人也毫不在意,这种情况对于常来的人已是司空见惯了。我在书架边找书,当遇到有人坐在地上时,总是轻轻的迈过去。当我也坐在地上看着书时,也总是有人这样轻手轻脚的从我的腿上迈过去。看书的时候整个人沉浸在书里,丝毫注意不到周围的环境。当我到了天津以后,去天津的书店时因为人少且有座,便没有遇到那样的情景。那种人全身心的沉醉在书里丝毫不顾及自身形象和周围环境的情景,我只在重庆的书店见到过。

  如果是夏天的话,当我们从书店出来,总是会去麦当劳买第二个半价的冰激凌,一人一个边吃边慢悠悠的走着,散漫的看着解放碑周围走过的无数美女,以及她们雪白的大腿。仿佛已经去过好多城市,也着实没看到哪个城市的女性像重庆女娃儿这样不畏惧烈日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齐齐的都穿着膝盖以上的超短裤或者短裙。而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想着自己有一天也会长大成为其中的女性之一,都在贪恋着片刻的美好,只想着在我们这样打望时,时间能跑慢些就好。

  有时候刘丹想吃烧麦或者我想吃酸辣粉了,我们就去杨家坪的新华书店,但书店比解放碑的稍微小一些,相对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每次买完书,总是会在书店门口的莱得快吃酸辣粉,杨家坪的步行街有一点特别好,总是有特别多的长凳,而凳子上总是坐着一排排吃着酸辣粉的人。我们挤进去坐着,成了那一排人中的一个,端着酸辣粉边吃着一边不忘看路过的美女。粉是比解放碑的粉好吃,可惜的是杨家坪的美女果然还是没有解放碑的多。

  本来想说一些,应该好些年没有这样的日子了,也好久没有去沉下心来看书了之类哀伤的话,不过写到这里,想到了莱得快的酸辣粉,肚子就饿了,酸话也说不出来。

  高考考完最后一科回学校收拾书的时候,我把教室后面的书柜里的小说全部拿了出来,半人高的两摞,二狗说,天呐,你高中的零用钱怕都拿去买书了哦。我想了想,也不是,买衣服可能更多一些,但因为有奖学金,所以总不会克扣了买书的那份。喜欢就买,看上哪本书就买,所以我的高中过得十分安逸。无数的日本文学,川端康成青山七惠岩井俊二村上春树还有中国的余华莫言陈忠实王小波路遥,外国或许更多不过名字太长懒得写,总之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说撑起了我的高中。想来,对我而言除了语文生物之外的学习,都只是闲散中时不时的一丝紧张罢了。

  那样的日子确实很值得怀念,不过确是回不去了。但一想到曾经拥有过,便觉得这确实是我荣幸之至。

  我想着,如果老了不能拥有“采菊东篱下”的老年生活的话,其实去做个图书馆的管理员或者常年“盘踞”书店一方的“霸主”也不错,但图书馆旁边得有卖冰激凌或者酸辣粉的才行,当然好看的女孩子多一点则更好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146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237号京公网安备67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裕民东路3号 京版信息港二层 邮编100029香港挂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